‘湖南血铅案’结案:治污难和维权难的背后,300多名儿童的余生很苦
来源: 环保水圈   发布时间: 2018-10-11 10:46   33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9月18日,湖南衡东县“儿童血铅第一案”历时四年终于结案。原被告双方最终达成调解意见,7名污染受害者最终获得4万元至9万元不等的赔偿。
  从处理结果可以看到,受害家属最终获取的赔偿金额并不大,但是换来这个 “小小”结果的代价却是 “巨大”的,这背后是300多名儿童无法疗愈的健康损害和家人漫长艰辛的维权之路。
  这起案件成了第一起进入且走完司法程序,最终拿到法律文书的儿童血铅中毒案,也是现有儿童血铅案例中诉讼周期最长的一例。
  这中间出现的问题,有的仍旧存在,有的还有更多的人在遭遇,有的欧洲杯网投中的大多数还会遇到,是任何人都不能视若无睹的。

  • 300多个孩子,300多个家庭,遭遇厄运
  • 小小年纪就得了“老年病”,余生很苦

  2012年美仑化工厂职工的孩子查出血铅超标,之后陆续有周边居民家的孩子出现同样的情况,血铅恶魔侵蚀衡阳市衡东县大浦镇及周边村镇,数百人受到戕害。
  2014年6月1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湖南衡东大浦镇300多名儿童血铅严重超标》的新闻,报道称,仅衡东县大浦镇就有超过300名儿童血铅超标,血铅事件就此爆发。
 

  • ▲  血铅中毒的儿童名单

  此后多家媒体加入调查报道,根据早年报道,该案中确诊的受害儿童普遍表现出注意力不集中、嗜睡、无食欲、脾气暴躁、苦闹、肚子痛、失禁等症状,与之伴随的还有家人不知所措、无止无尽的心痛。
  医学研究认为,即使脱离铅污染环境,进行驱铅治疗,血铅水平下降,但已经受损的神经系统、造血功能、消化系统和生殖系统也不可能恢复到正常,铅中毒对人体造成的损害是永久的、不可逆转的。铅中毒患者面临的是身体多个系统的“后天不足”,这种不足可能导致包括癌症在内的多种疾病。
  这意味着,这些孩子小小年纪就得了“老年病”,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痛苦,并且由此度过余生。

  • 比厄运更加不幸的是遭遇厄运之后
  •  镇长说儿童血铅超标是由于啃铅笔

  事发后,作为当事方的衡东县政府,一直对此事缄默不语。
  针对央视的质疑,衡阳衡东县政府和环保局表示相关化工企业环保达标。而据央视调查先,主要涉事企业美仑公司排放的污水中铅含量超标60多倍,锌超标20多倍,镉超标20多倍。

  • ▲  2014年4月24日,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部分患有血铅病症的孩子站在当地美仑化工厂前

  大浦镇镇长则回应儿童血铅超标是由于啃铅笔,常识告诉欧洲杯网投铅笔不含铅。
  涉事企业则采用了送钱封口、恐吓、殴打等方式来平息事端。
  大浦镇居委会曾给血铅儿童的家庭发放牛奶、钙片和排铅药物,但同时规定他们必须上交血铅检测报告。为此,很多家长的检测报告原件都被收走,以至于他们现在很多人手中都没有证据。

  •  诉讼不是维权,而是唯一的生存希望
  • 法律上的终结并非受害者伤口的弥合

  事件曝光后,涉事企业以及相关官员被查处,但是,受害民众并未获得应有的赔偿。
  出于对污染的惧怕和现实处境的无奈,经济允许的居民选择搬离家乡,经济有限的家庭则继续也只能作困兽之斗。
  2014年至今,从最初的53名原告到最终只剩7名,在此过程中原告诉讼被多次驳回,大多数受害者放弃继续诉讼。
  法律上的终结并非受害者伤口的弥合,赔偿所得根本无法弥补这300多儿童和家庭的损失和伤痛。

  • 立法的脚步跟不上环境污染的速度
  • 这一批受伤害的儿童赶不上了

  澎湃新闻评论,尽管《民事诉讼法》和《环境保护法》为环境健康损害赔偿开了“绿灯”,但如果想要达到让铅中毒受害家庭获得合理赔偿、对污染企业造成警示的效果,这两部法律既不完善,更不适用。
  我国至今还没有出台环境污染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而血铅超标究竟对儿童智力发育有多大影响,又会在多大程度上损害孩子今后的学习能力和生活能力,目前也没有法定的鉴定手段可以进行量化评估。
  目前,包括韩国、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建立起了类似的环境污染健康损害补偿机制。2011年,美国密苏里州法院作出了一项3850万美元的赔偿的判决,因为一家铅冶炼厂的污染行为,16名铅中毒儿童每人获得了从125万到300万美元不等的损失赔偿。
  近年,全国人大代表吕忠梅就提议制订《环境与健康法》,不应该让包括铅中毒儿童在内的环境污染受害者继续苦苦等待下去。但是,这一批受伤害的儿童肯定赶不上了。

  • 问题的根源在于环境污染
  • 环保监管的缺失置人于险境

  事实上,此次血铅事件最严重的地区为衡阳市衡东县大浦镇,是工业污染严重的工业园区地带,该地聚集了大批化工、冶炼为主导的重金属产业。在血铅案发生前,就存在农田污染和饮水污染问题。
  在血铅事件之前,因为镉污染,当地村里的田地已经无法耕种,作为农民,连吃食都需要购买。

  • ▲  衡东工业园(大浦片)距离衡阳市区21公里,距衡东县成20公里,是一个以有色金属企业为主的工业园,园区12家企业中,即有9家为有色金属行业企业   2014年图

  当地居民说,他们就此问题向衡东县环保局反映过多次,但环保局每次的答复都是没有问题。记者在大浦镇采访期间曾去自来水厂了解情况,但对方以没有宣传部允许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有媒体报道,与美仑化工一墙之隔的大浦镇居民文女士说,衡东县环保局曾去美仑化工做例行环保工作检查。而就在检查的前一天,一大清早,美仑化工里的工人便把装满重金属污水的污水池冲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放进去干净的清水,以向环保部门表明,他们的排污是达标的。
  在当地居民提供的一份材料上显示,美仑化工的电锌含量为年产1万吨。中国有色金属协会常务理事蒋继穆说,根据相关国家规定,2007年后,严禁新建10万吨以下的电锌企业,而美仑化工显然属于关停之列。

  • 污染仍在继续
  • 安徽查处一起“深山炼铅废硫酸随意倾倒”案

  新华社合肥9月30日电,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公安局破获一起涉及安徽、河南、湖南3省多市的环境污染案,一举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36人,涉案金额超过2000万元。
  嫌疑人涉嫌借山林隐蔽用大型锅炉焚烧铅蓄电池,并随意倾倒电瓶里的硫酸,山中散发出刺鼻气味,严重污染生态环境。

  • 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中……

  结语

  救救孩子……

 

上一页: 绿色金融亮点2018国际生态环境新技术大会  下一页: 全票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全文)